听到这里,段明辉这才知道,先前,陈旺平为什么会猜自己是天霞门的或是鸿云门的。

    陈旺平告诉段明辉,世间只有纯性体质的人才适合修炼仙术,非纯性体质的人修炼太危险,往往以走火入魔,灰飞烟灭告终。纯性体质分四类,分别是纯水性体质、纯火性体质、纯木性体质和纯土性体质四类。四类体质并无优劣之别,纯水性体质和纯火性体质的人,修炼进展稍微较快,但修炼过程中心神易受外界影响,如果把持不定,往往功亏一篑;纯木性体质和纯土性体质的人不同,修炼的进展稍微较慢,但修炼过程中,心神不易受外界影响,容易取得成功。由于这个原因,修炼成仙的人中,反而是纯木性体质和纯土性体质的人较多,陈旺平自己也是纯土性体质。

    谈话中段明辉了解到,九长仙人开立的门派中,六个仙派分别是震琪仙人开立的奥凰派、余林仙人开立的玉明派、瑞麒仙人开立的天霞派、翠霞仙人开立的大明派、封谷仙人开立的玉峨派、以及幽性仙人开立的鸿云派;三个魔派分别是华阳仙人开立的绝炎派、关云仙人开立的风禾派以及陈辰仙人开立的忍情派。陈旺平说,六个仙派都派有仙人在地球物色弟子,有的还派了不止一人,但陈旺平再次回到地球后,在华山选了个幽静的地方住下,因为到地球的时间短,只有五十余年,所以只遇见了奥凰派和天霞派两门派的人。

    不知不觉,等到店员来说可以开饭了时,两人已经谈了几个小时。

    饭毕,两人又谈了一个多小时。陈旺平奇怪段明辉为什么不揽地清修,段明辉说自己要尽孝,还要对妻子和女儿负责,陈旺平听后未予置评。老实说,修炼了上千年,他早已经淡忘了凡尘的感情,所以对段明辉在感情方面的打算,也实在不好进行评价。

    交谈中,陈旺平了解到,段明辉虽然已经完成了辟谷篇的修炼,但一直未试验过阵法,段明辉的意思是,自己又不和人争什么,感觉阵法在好象没什么用。陈旺平正色道:“你错了,用处很大的,比如,在你家屋内布上个防止攻击的阵法,就可以减少地震等外力造成的损失,布个防火的阵法,可以避免火灾,在你的砖窑内布个助火的阵法,不但可以增强火力,提升火质,还能减少烧砖的时间,并且使砖的品质更好。”这几天,段明辉正为是否能顺利出砖思量,听陈旺平这样说,兴趣大增,于是请教陈旺平,怎样才能在砖窑内布置阵法,使生产顺利。陈旺平思量片刻,把一个真炎阵略作改变,使之适合于烧砖,然后给段明辉讲了布阵方法,主要就是怎样运气、怎样选方位等,只要把气运入特定的方位就可以了。

    看看时间已晚,陈旺平准备走了,段明辉说自己还有许多事要请教,再三邀陈旺平在天津住几天,陈旺平说,自己今天就要到陕西去会个朋友,但答应以后再来找段明辉,见留不住,段明辉只得送别。临别前,听段明辉说还未见过自己的同门,陈旺平说无妨,以后如果遇见了段明辉的同门,会顺便帮他介绍的,修炼了十多年,段明辉还从来未见过同门,于是很愉快地同意了。依依不舍送别新结识的陈旺平大哥后,段明辉很晚才回家。

    鸿霞合一

    却说段明辉晚饭后回到家里,才坐上沙发,就听戚君慧说有两个朋友找他,戚君慧刚说完两人的名字,段明辉突然站起来,急问:“什么,哪两个?”戚君慧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是陈旺平和王成海。”然后又指着茶几上一张纸条说:“瞧,这就是他们留下的。”段明辉迅速抓起纸条,扫了一眼说:“我去找他们。”说完,也不等戚君慧答话,就匆忙出门了,把戚君慧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原来,段明辉自从几年前见到陈旺平后,一直惦记着这个新结识的大哥。毕竟,段明辉已经不是普通的人了。人们常说,物以类聚,段明辉修炼仙缘法以来,一直不敢泄露自己秘密,这些年来,虽然怀有奇能,却要小心地隐藏起来,要知道,任他定力好的人,要长久地保守秘密都是很折磨人的。这么多年来,段明辉内心的孤独不言而喻,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同类的修炼者,能够放心地吐露自己的秘密,段明辉怎么会不眼巴巴的盼望对方呢。

    段明辉打的赶到锦城宾馆,按纸条上的留言,快速找到房间,马上敲门。门开了,果然是陈旺平大哥。

    “大哥,我来了!”段明辉热烈地叫了一声。

    “来了”,陈旺平答了一句,两人的手紧握在一起。

    “过来,过来,介绍一下。”陈旺平握住段明辉的手不放,把他带进室内。“这是你的同门,王成海大哥。”

    “你好!”,一个略带苍劲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段明辉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人,见他约一米七零,身着一套浅灰色西服,微胖,脸色稍黑,眼露精芒,约摸四十五六年纪,正伸手要与自己相握。段明辉忙与对方握手道:“你好,你是……”。段明辉已经知道这人应该就是王成海,虽然陈旺平说是“王成海大哥”,但一时还是不好造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对方,故此迟疑。

    “叫我王大哥好了!”王成海爽朗地说。

    有了上次和陈旺平打交道的经验,段明辉知道多说无益,于是很干脆地喊道:“王大哥,你好啊!”。

    “大家都坐下再聊。”陈永平提醒一句,“老王,别光顾着说话,段明辉,来这里坐。”说完后又示意指指身边的椅子,叫段明辉坐下。

    “好,好,嗯,不错,好。”三人坐下后,段明辉见王成海一直打量着自己,嘴里不停地念叨,又不停地点头。段明辉不知道王成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些不自在起来,于是偏头问陈旺平:“大哥,这几年哪里去了?”

    陈旺平告诉段明辉,说自己那次与段明辉分手后,就到陕西去会个奥凰派的朋友,这几年一直住在他那里讨论阵法,前天王成海也到了那里,当他听说了段明辉的事后,就拉上陈旺平一起来看段明辉来了。

    “多谢两位大哥了!”听说是专程来看自己的,段明辉连忙道谢。

    “谢什么,不用不用。不过你怎么搞的,现在还停留在辟谷期,旺平不是说你早就完成辟谷期的修炼了吗,我看你身体条件很不错嘛,怎么搞的。”在段明辉和陈旺平说话的时候,王成海一直在盯着段明辉看,这时突然没头没脑地插话,一开口就是一串,一点也不客气,原来,刚才王成海一直在观察段明辉的修炼情况。

    “没有机会修炼啊,心动期的修炼一次入定要好多时间。”段明辉回答。

    “小弟,你不会找个清净的地方吗?”

    “唉,老父老母怎么办,还有老婆和孩子又怎么办?”

    “旺平,你看,你看,我早就说嘛,凡间就是麻烦事情多。”

    “算了,算了,老王,我看段明辉也有他的道理,别光顾说闲话了,还是先办你们的正事吧。”说完,陈旺平起身要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