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八寇——云昭

        烈日下,一只短小的沙漠蜥蜴用三只脚撑地,抬起一只脚让风吹走脚上的热气,待得这只脚变得凉爽了,就落下这只脚,然后抬起另外一只,依次循环……

        突然间,这支蜥蜴猛地蹿了出去,闪电一般爬上高高的沙坡,倏然不见。

        不大功夫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个惊惶的大汉便被战马驮着从沙丘的另一边转过来,战马狂奔,踩得地上的杂草乱飞,他的脑袋却一直看着后面,就好像背后有恶魔在追击一般。

        战马的蹄子猛地陷落,踩进了一只旱獭洞,沉重的身躯轰然倒地,嘎巴一声,它脆弱的蹄子立刻被折断了,战马低沉的哀鸣一声,就痛的在地上打滚。

        壮汉一脑袋杵进沙地里,快速的把脑袋从沙子里拔出来也不分东南西北拔腿就跑。

        好不容易跑出了流沙区,见前面有一汪水,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水潭里,将脑袋埋在水里咕咚咕咚的喝。

        等他喝饱了水,抬起湿漉漉的脑袋,隐约看见水塘边上蹲着一个人。

        他怵然一惊,再一次在水里狂奔起来,撩起大片的水花。

        一个青衣少年皱着眉头看这个家伙把清水搅浑,烦躁的将手帕收起来,怒气冲冲的看着这个狼狈的男子。

        壮汉终于上岸了,跑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水塘来到那个少年面前,二话不说就探出手去掐少年人的脖子。

        少年人闪身躲过,愤怒的道:“你要干什么?”

        壮汉狞笑道:“老子要你马!”

        说着话,壮汉又扑了上来,少年人继续躲过,壮汉又扑,少年人又躲,壮汉再次扑上来的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壮汉大腿上就多了一个血洞。

        壮汉难以置信的瞅瞅少年人手中依旧在冒烟的枪口,然后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少年人吹吹枪口上的硝烟,抬起手朝壮汉的另一条腿打了一枪。

        壮汉的惨叫声就越发的大了。

        这柄手枪只能打两发,少年人遗憾的收起枪,掏出一尺多长的匕首,又在壮汉的两只手臂上各自捅了一刀。

        如此,壮汉只能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哀声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某家有大礼献上。”

        少年人坐在壮汉的身边,从旁边的草地上拔下一根青草,将发白的草茎含在嘴里,悠悠的道:“黄成富,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吗?”

        壮汉停止了挣扎,瞪大了眼珠子道:“你是巴特尔梅林?不,不巴特尔是蒙古人。”

        青衣少年人的漂亮的漆黑大眼睛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轻轻地在黄成富的鼻头上点一下道:“真聪明,告诉你啊,你是第一个见到巴特尔梅林的人。”

        听这个青衣少年人如此说,黄成富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裂出来了,蠕动着身体想要逃离这个被草原牧民盛传为魔鬼的人。

        他挪动一下,地上便多了一滩血,青衣人就缓缓迫近一步……

        “不要再挪动了,再挪动你就进水里了,这里的水源地不多,不能糟蹋。”

        黄传富绝望的看着眼前这个俊俏的富家公子模样的少年人哀求道:“梅林大人,我愿意纳钱赎罪!”

        青衣少年人眼睛一亮,重新蹲在黄传富的身边道:“你能拿出多少?”

        黄传富像是看到了希望,连忙道:“纹银一万两。”

        青衣少年道:“真的?”

        “千真万确,只要梅林大人把我送到沙井顺义王那里,我给你一万两银子。”

        黄传富瞅着这个青衣少年,很希望他能帮自己裹伤,他觉得自己快要流血而死了。

        至于给钱这种事,只要能活命,一百万两银子的许诺,黄传富也敢给。

        “你没有一万两银子了,顺义王那里你也讨不到一万两银子,你张家口黄氏从你父亲黄永发被人劫掠两次,还被人把脑袋砍下来卖给你家之后,你们黄家基本上就完蛋了。”

        青衣少年用嘴唇摇晃着草茎有些想笑。

        “你怎么知道的?”黄传富用腰力坐起来,似乎忘记了疼痛。

        “你家那两次的粮食都是我卖给你家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是蓝田云氏?”黄传富的声音似乎是从丹田里爆发出来的一般。

        青衣少年笑道:“认识一下,我是云氏当代家主——云昭!”

        “是你劫掠了我父亲两次,还把他的人头用五千两银子的价格卖给我们的是吗?”

        黄传富的心跳的如同打鼓。

        “冤枉我了,不是我,我没有,与我无关啊,我就是把你父亲被人家抢走的粮食再加点钱卖给你家而已,收取一点好处费。

        卖人头的事情也不是我做的,是一个赌输了钱,想要捞回本钱的人干的。

        说真的,与我无关。”

        “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