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辰心里更慌了,林怀仁的能力他是知道的,这件事虽然做得很隐秘,可纸包不住火,他心里还是很担心会被林怀仁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如果一旦查出来,自己遭殃,可能还会牵出一大堆的事情,甚至会牵连到柳家,这一点,他可不傻!

        林怀仁冷冷道:“怎么?你又怂了?现在医院还有近千人身中蛊毒没能脱离危险,如果这一千人因为你丢了命,柳辰,你就是玷污了你柳家门楣的千古罪人!”

        柳辰在想清楚所有的后果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爷爷……我们走……”

        柳骏尧脸色微微一变,看样子,这次的事情跟柳辰果真是有几分关系了!

        柳羽辰在此时开口道:“兴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太爷爷也是为了咱们柳家的声誉着想,所以才急切了些,反正事情已经在调查了,不如林少你先把通告撤下来,若是最后调查的结果的确与我们柳家有关,我们柳家一定会负责到底!”

        柳羽辰这柔柔弱弱的话语,无疑不是给了柳骏尧跟林怀仁一个台阶下,而剩下来的,则是要看他们愿不愿意顺着这个台阶就下来了。

        柳骏尧听到柳羽辰这样一说,立即道:“羽辰这个法子倒还是挺公正的。”

        这件事不能闹的太大了,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重孙子心虚,这件事情,真的是柳辰搞出来了,那在闹下去,绝对对他柳都没有好处。

        林怀仁不说话,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羽辰鼓起勇气道:“林少,你觉得呢?”

        “柳辰,我奉劝你最好祈祷这件事能完善解决,否则,这后果,你清楚的!”

        片刻后,林怀仁不甘心道。

        虽然想要跟柳家彻底闹一场,可看到柳羽辰那哀求的眼神,林怀仁还是心软了,暂且就放他们一马吧,等证据出来了,柳辰铁定也是逃不掉的!

        柳羽辰感激的看一眼林怀仁,随即跟着柳家那浩荡的人群离开了,事情算是就这么揭过去了,待室内的众人离开了以后,林正国叹道:“柳辰这孩子,确实该管教管教了。”

        林怀仁:“爷爷,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你做的对,我知道你刚刚所说的都是你会做到的事情,这事儿要是换了我以前,我直接就不管不顾把他枪毙了。”林老太爷杀气凛然的道:“居然用如此下作的招,死一百次都不算他无辜!”

        林怀仁默然不语,他现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解蛊,苗风来那人神出鬼没,他已经让孤狼在首都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而陆叁省那边也带来了消息,说殷长老将苗风来逐出师门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苗风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说知道用在那些人身上的蛊是什么了,可这解蛊的方法,他却始终不知道。

        “不过,你这次要是铁了心要查的话,柳家即便是跟我们一样是百年世家,也绝对会因此受到牵连,轻则伤了根基,重则家毁人亡,你怎么选择放过他们了?”

        林怀仁淡淡道:“爷爷,我知道你对我的寄托,可现阶段来说,我只想做好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就是弘扬中医,其他的事情,我能不理会,就不理会,但这次放过他们,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林正国:“还有什么原因?”

        “你一早就提醒过我们了,首都局势混乱,如今各大家族盘根错节的交织在一起,而现在首都只剩下我们家、柳家跟诸葛家三个百年世家了,兴许都不如当年辉煌鼎盛,可这百年的根基毕竟在那,柳辰这次做的事情虽然过分,但若是此时就动了他,想来首都的局势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可就难说了。”

        林怀仁也是想到了这个层次了,否则,怎么可能留着柳辰那条狗命这么久,一个百年世家的反扑,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

        林正国点点头:“不错,狗急了都会跳墙,柳家不能逼得太紧,否则,反扑起来,就是给我们家添麻烦了,你这小子难得有这份心思,果真是我没有看错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