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从女子的恐惧中可以看的出来,她对巫谷的恐惧。

        巫谷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够让人如此害怕?

        她面色沉下看向苗清蕙:“想要害人,也要你能活着出去在说。”

        苗清蕙眸光瞬间转变成狠毒,怒道:“你要杀我,你也会死。”

        听到这句话,那女子眼眸中的恐惧更惊。

        “本君的妻子也是你这种贱人可以威胁的?”

        男子冷声开口,半夏回头就见月北翼冷着一张脸走进来。

        月北翼扶住半夏的肩膀,冷眸扫向苗清蕙。

        那眼神冷的让人浑身颤抖,苗清蕙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君主的庐山真面目。

        她一颗心紧缩,君主的容貌让女子为止疯狂。

        她更是喜欢的紧,可想到这样丰神俊逸美若天神冷似天魔的男子竟然是半夏的夫君她嫉妒的要死。

        她不甘心这样完美的男子应该是她的夫君,只宠她才对。

        她当时就抬眸看向月北翼道:“君主。”

        “请君主将小女留下小女子,小女子知道一种巫国秘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

        在苗清蕙心里,这世上的人就没有不想长生不老的。

        所以她肯定自己抛出这个橄榄枝,君主一定会接好,而且以后对自己另眼相看。

        “如果让本君像怪物一样活着,本君宁愿与心爱之人相守到老。”

        月北翼说完,就面色沉冷不容反驳道:“来人,将这个女人丢进万兽园。”

        苗清蕙浑身惊颤,没有想到月北翼竟然不在乎长生。

        她立刻求道:“你们不能杀了,我死了君后也活不了,你们放了我快放了我。”

        月北翼丝毫没有将她的威胁当回事,半夏也不以为意。

        “求求你们放了我,君后,君主你敢杀我我就拉着君后给我陪葬。”

        “君主,君后,我错了放过我吧呜呜呜……”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放开我呜呜呜……”

        就这样,苗清蕙在哭求挣扎中被人拖走。

        那女子还在瑟瑟发抖,浑身都在颤栗。

        半夏问道:“引蛇之事你可参与?”

        女子立刻磕头道:“罪女虽然没有参与,可是知情未报。”

        “既然并没有参与害我且念你被人威胁,本后便饶你一命将你潜回巫国。”

        “君后大人,罪女自知罪孽深重不可原谅,可万万不能回到巫国,就算离开这里罪女都会被抓住被遣送到巫谷,君后大人若是如此还不如给罪女一个痛快。”

        半夏挑眉,看向月北翼。

        月北翼道:“她既然会巫术,留着或许有用处。”

        半夏想了想:“那就留下吧!”

        女子立刻磕头:“感谢君后君主不杀救命之恩。”

        月北翼拉着半夏的手道:“我带你过去。”

        半夏跟在月北翼的身边,来到另一处牢房。

        半夏抬眸看去,上面写着‘澜’字。

        牢头赶紧将这间牢房给打开,立刻露出里面的场景。

        澜看到门外的君主与君后二人,立刻跪下抵着头。

        “澜,你可想好如何死?”

        澜,将头磕在地上:“属下深知犯下大错罪孽深重,任凭君主处置。”

        月北翼冷笑一声:“本君倒是想让你死,可君后求情本君只能网开一面。”

        澜,猛然抬头看向君后,不得不说君后美的惊人。

        她的眼眸如月般醉人,一身气质出尘,若仙子一般给人一种距离感,不能触碰只能欣赏。

        他问道:“君后大人,为何救罪臣?”

        半夏看着他清秀俊美的脸,道:“被人蒙蔽做出愚昧错恩之事,犯下罪名足以处死。”

        澜,地下头,君后的话说在他的心坎之上的确是他错了,错之至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