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果实完结

公治明保留了自己的名字,以表对养大他的武侯府感激之一,小儿子公治悦改名秦悦,以延续大越皇族血脉。

至于长子安哥儿,加封太子,冠以新姓氏东方,取义日出东方,帝国冉冉升起,越加昌隆之意。

丁薇听得两个儿子各有姓氏,没一个同爹爹一样,神色就有些古怪,结果最后听得国号居然是“昊越”,她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

云影几个很是惊奇,这个帮忙拍背,那个赶紧取帕子擦抹。丁薇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就笑的惊天动地,“哈哈,牛肉品牌啊,这太恶搞了”

公治明正好进屋,听得这话就问道,“什么牛肉,中午要做烧牛肉吗?”

新鲜出来的牛肉帝国太子安哥儿更是蹦跳着表达喜爱之意,“娘,我要吃烧牛肉,还有牛肉丸!”

丁薇强忍着笑,应道,“好,中午就吃牛肉。”

说罢,她就带人出门去灶间,但是一路上还是能听到她的笑声,显见方才实在是忍得辛苦。

“爹,娘为什么笑啊?”

安哥儿忍不住问老爹,公治明也是疑惑,却道,“为什么都好,只要你娘欢喜。”

“嗯。”安哥儿乖巧点头。

中午吃过了牛肉大餐,睡了个午觉,公治明就带了妻儿去了一座紧锁的偏殿,大殿里打扫的很干净,香炉里也有烟气袅袅,但香案却有三处。

一处在正***剑空空如也。左侧的香案上,只有两个排位,右侧的香案上却是四个。

丁薇仔细打量,却是心下了然,右侧香案陈列的排位是大越过世那位老皇帝,还有一个只有姓氏的女子,恐怕是哪位剩下公治明的可怜宫女。

左侧的香案,不必说,就是老武侯和老夫人,还有早早过世的大老爷,大夫人。

不论当年谁是谁非,不论公治明吃了多少辛苦,这些人都是造就他如今屹立天下之顶的根由。

而生恩又比养恩大,所以,公治家在左,秦家在右。

果然,公治明先带着妻儿跪拜了左侧排位,然后才拜祭右边排位。

悦哥儿和晴儿还不知道这些木牌牌上的名字代表了什么,也不知道其中恩怨,甚至还张了小手要去拿,吓得白娘子和赵嫂子两个赶紧低声劝说。

倒是安哥儿懂事早,这一年多也是经历颇多,很是清楚其中的弯弯绕。

这小子给秦家磕头的时候,眉头皱着,但是给公治家磕头的时候,脸上就带了几分亲近。

丁薇只是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不曾开口劝说一句。

倒是公治明牵着儿子的手,指着中间的香案说道,“以后我同你娘亲过世,牌位就会供在这里。”

安哥儿开口想要反驳,在他小小的心里,怎么也想不到爹娘死掉会是什么样子,一定要长寿万万年才好。

但他到底也读过书了,这些天也跟在爹爹身边观政,愈发懂事了。

于是就点头道,“好,爹爹,以后我也带了孩儿来看您。”

***判模爹娘好好的呢,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了,到时候安哥儿就是顶天立地的帝王了。”

丁薇看出儿子心慌,低头在他额头亲了一记,果然换了胖小子的笑脸和依偎。

一家人祭拜完了,就慢慢退了出去。殿门合上的时刻,丁薇双眼再次扫过左右两侧的香案,特别是右侧那只老皇帝的牌位。

若是没有这位老狐狸一样的皇者在儿子出生就开始谋划,就开始把他当做刀子磨炼,怕是她也不会有机会遇到落难的良人,不会有一路的扶持和依靠,不会有如今这样夫妻恩爱,儿女绕膝的幸福。

无论如何,她要多说一声谢谢

“薇儿!”

“娘!”

只不过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公治明和三个孩儿已经在台阶下呼唤,丁薇扭身笑的灿烂,赶紧应道,“哎,来了。”

一家人重新聚在一起,很快出了偏殿。

阳光撒在身上,分外温暖。

公治明不顾身旁人来人往,牢牢牵了娇妻的手,祭祀之地阴气重,方才忘了娇妻曾经魂魄不稳的事了,下次绝对不会再带她来了

昊越元年,三国归一,天下一统,昊越帝国成立。

从此,当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昊越大帝生平第三次登基为帝,第一道圣旨不是定国运的法典,不是昌民生的决策,而是昭告天下,加封皇后为“天后”二字。意味,天赐皇后,天赐***。

圣旨一出,普天哗然,毕竟这是历朝历代,从未听说过的事。但很快,大半百姓都点头赞同。就是有朝臣反对,也会被人指了鼻子喝骂,历数一桩桩一件件大事,哪个不是利国利民。

皇上有这样的皇后辅佐,太子有这样的娘亲交代,才是昊越的幸事。

金碧辉煌的乾坤殿里,龙椅上多了一个明黄的锦缎垫子,即便丁薇一月里也不见得有一日空闲,也不耐烦听那些大臣们唠唠叨叨念着催眠曲,所以,即便公治明把龙椅空出一半给她,她也从来没坐过一次。

但是文武百官却以为,这是天后娘娘明理,于是越发爱戴尊崇了。

如今,原东昊北侧的运河已经开挖了大半,只要工程完毕,这条运河就会连通金河和东昊北方的黑水河,从此,只要上了船,就能从原东昊北部,一直抵达原大越都城,当然中间还要路过帝都。

这只是第一期工程,第二期是金河到泉州这一段,到时候,若是要到泉州出海,只需要顺着金河一帆放到底,就直达泉州了。

在泉州换了海船,不过十日就到了桃源岛,那个帝国所有人都知道的天上仙岛。

丁薇百无聊赖的依靠躺椅上,摇啊摇,脸上盖了一本游记遮挡炽烈的阳光,耳里听着小儿子小闺女牙牙学语,说着不知道哪个星球的外语,很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什么时候,脸上的游记突然被人撤走了,她睁开眼,见得是头戴金冠的公治明,于是笑道,“下朝了,可是饿了,我去给你做碗馄饨垫垫肚子啊?”

说着话儿,她就要起身,但是公治明却是直接抱了她坐在怀里,低声叹气道,“关在皇宫里,你一定觉得无趣了吧。再等等,过些时日,你就带人回岛上住一段,但是不要太久,我离不开你。十年后,不管昊越治理的如何,都扔给儿子去折腾,咱们一起去周游天下。”

“好,我可当真了,不要骗我啊。”

丁薇笑的欢喜,蹭了蹭夫君微微露着胡茬儿的下巴。

岁月静好,她真的别无所求,但这却不妨碍让这个男人对她多几分愧疚,这样,他也才能更疼她,不是吗?

调皮的风,却是不管人间富贵,照旧欢快跑过,吹动夫妻俩的衣角和鬓发,一如往日的灵动

十年后,帝都之内的皇宫里,一个娇俏的少女手拎着裙摆,气急败坏的冲进了光明殿,嚷道,“大哥,呜呜,爹娘又扔下我们跑掉了!”

一身明黄色袍子,头戴金冠的年轻公子无奈的拍拍妹妹的胳膊,叹气道,“晴儿,别恼了,也不是第一次了,爹娘怕是回桃源岛了,过两月就回来了。”

不等少女说话,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宝蓝色衣衫的少年,接口道,“大哥,这次怕是爹娘来真的了。”

他说着话儿,就把手里的书信放到了桌上。

不必说,这三个少年少女就是安哥儿,悦哥儿和晴儿了。

晴儿委屈的瘪了嘴,“娘说话不算数,先前还说,去哪里都带着我呢。”

悦哥儿摇了摇手里的扇子,耸肩道,“爹怕是早就想带着娘,一起出去游玩了,带着你这只拖油瓶,哼!”

“哎呀,大哥,你看二哥了,爹娘刚走,他就欺负我!”

安哥儿翻了个白眼儿,人家双生子都是相处亲近,偏偏他家弟妹总是用吵架表现亲近,他这么多年,劝架都劝的麻木了。

好在,小太监及时禀报,总算让三兄妹暂时安静下来。

***截┫嗲蠹!”

“是方家舅舅,快让舅舅来,我要告状。”

晴儿第一个嚷起来,小太监眼见太子也是点头,就赶紧出去请人了。

很快,已经蓄了胡子的方信就踱步进来了。

帝国成立之初,他就被公治明直接扔进了户部,去年老丞相告老还乡,他就直接接了丞相的位子。

如今,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威日重,也是累成狗啊。

“舅舅,我家爹娘又走了,这次同您说了?”

悦哥也是上前一般告状,在他看来,妹妹缠人,爹娘不带就罢了,但是怎么能扔下他呢。遇到好山好景,怎么也不能缺了他泼墨作画啊,拨琴一曲啊

方信神色很是古怪,听得两个疼爱的子侄说完,这才晃了晃手里的圣旨,幸灾乐祸道,“你们怕是都猜错了,你们爹娘嗯,这次怕是不会轻易回来了。”

“什么?”

这下连安哥儿都急了,抢过圣旨一看,三人都是傻眼了。

“呜呜,娘不要我了。皇位都传给大哥了,爹是不打算回来了。”

“哎呀,怪不得风九叔他们都不见了,都是跟着爹娘走了。”悦哥儿也是敲着手里的扇子,但转而又笑道,“不怕,咱们去桃源岛。”

“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爹娘最后一定会回桃源岛。”

晴儿跳起来就嚷道,“我这就去拾掇行李,大哥,我走了啊,有事写信。记得都城有好吃好玩的,多给我往岛上送几船。”

“我也走了啊,”悦哥儿也是转身就走,扔在桌案上的扇子都忘了,“大哥,市面上有新书,记得给我送几船啊,还有纸墨笔砚,总之多多益善啊。”

话音不等落地,这兄妹俩就跑的没影了。

安哥儿无奈叹气,沮丧转向笑的厉害的方信,问道,“舅舅,我就是爹娘嘴里那个赚钱养家,还要供着父母弟妹花销的冤大头吧?”

方信止了笑,端起安哥儿的茶水一口喝了,这才应道,“你说对了,赶紧登基吧。若是觉得不公平,你就赶紧选妃,生个儿子养大,然后你也可以跑出去闲逛了。”

“好主意!”

安哥儿立即赞同,“登基之事就交给舅舅费心了,我先出去逛逛,说不定就遇到喜欢的女子了。我娘说了,成亲这事一定要慎重,不是喜欢的不能娶。家里没有多余的宫殿,让我纳妾,最好只能娶一个啊。”

说着话儿,他也跑的没了影子,留下方信脸皮直抽抽,怎么又被抓了劳工,家里胖媳妇儿还等着他回去为了第四个儿子努力呢

此时,都城二百里开外的官路上,一辆马车正悠悠然走在青石板路上。

路旁青翠的树林,天上暖暖的太阳,车辕上风九甩着的鞭花儿都分外的响亮,欢快。

公治明依靠在车厢上,手里拿了一本游记,琢磨着这次去哪里游玩,丁薇枕在他腿上,一边吃着果子一边“调戏”着风九,***缇牛你说实话,当初娶了白术,是不是因为她会做红烧肉?”

“呃不是!”

“哈哈,放心,就是真的,我也不会跟白术说的。”

“谢主子保密。”

“咦,保密?看样子,你真是因为白术会做红烧肉才娶她啊!”

“呃主子饶命”

公治明放了手里的游记,开口解救惨遭媳妇儿调戏的忠心属下,***缇牛去南疆!”

“哎,是,主上!”

风九如蒙大赦,赶紧甩了手里的鞭子催着枣红马快跑,好像这样就能把邪恶的女主子扔到后边一样。

丁薇皱着小鼻子爬进夫君怀里,问道,“怎么想起去南疆了?”

“听说那里的拜月节很热闹,而且南疆几族最近”公治明差点儿说了实话,赶紧干咳两声,笑道,“南疆出产玉石,寻几块给老爷子做七十整寿的寿礼。”

“哼!”丁薇在他腰上掐了一记,嗔怪道,“算你转的快。”

公治明低头在娇妻唇上亲了一记,虽然说皇位已经给了儿子,但这个帝国是他亲手打下来的,怎么可能说不管就不管呢。

丁薇倒也没有真的生气,她爱的男人是个帝王,就要接受这个帝王心里有江山的事实,更何况她一直都被他放在江山之上

秋日的丰收气息,从路旁的农田里传来,盼望了一年的农人已经在磨刀霍霍。

而踏上旅程的夫妻,也在享受着属于他们辛勤半生的果实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