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画面滑过去一看,有两条合适的。

        每日到建造厂打卡;

        每日对武装采矿车进行保养。

        皆是可得功勋点100。

        前一个领过了,再领得明个。

        现在还不到晚上十一点,想打卡得等一个小时过后。

        “要不,坐这等会?”王徒犹豫着,揉了揉眼睛,困意如潮水一般袭来,让他忍不住哈欠连天。

        忙了一整天,又饿着肚子,身体早已疲倦的不行。

        明明是可以先睡觉,待休息好了再来建造厂里兑换药水。

        但是王徒有严重的危机意识,认为提升实力一刻也耽误不得。

        连死掉的人都在忙着啃别人的肉进化,自己又怎能懈怠?

        他掐了掐大腿上的肉,给自己提神,看向另外一条。

        ——每日对武装采矿车进行保养。

        行吧……不就加个班嘛!

        “我马上就回来。”他朝空气扔下一句话,扭头就往外走。

        “好的。”蓝光流过,她应着。

        女孩在车里等了很久,迟迟不见那人再出现。

        周围安静无声,黑洞洞的,她心里害怕、惶恐到了极致,却不敢轻易离开。

        她检查了好几遍。车门锁死后,属于相对密封的空间,丧尸是无法钻进来的。

        于是,她坐一会,躺一会,渐渐的由于乏累熟睡了过去。

        梦里……她骑着单车穿过飘散着桂花香的小巷,驶过清风拂面的海湾大桥,回到了坐落在城郊的家里。

        金毛笨笨冲过来,欢快地摇尾巴。小猫笑笑从墙头跃下来,向自己叫,伸着懒腰。

        妈妈在厨房做饭,在铁路工作的爸爸还没下班。炊烟袅袅,映着蔚蓝色的天,远处,红日缓缓隐于后山。

        飞机,在西边拉线……路灯,在等待夜晚。

        一切,都很平凡、平淡。

        下一刻,噩梦来了,所有的美好都被打破。

        血,流不尽的血。血海中,她喜欢的、讨厌的一张张脸,在浮沉,在接近……那些脸上的表情,充满狰狞与痛苦。

        她并不觉得害怕,看着她们,回忆着,仅有泪珠在悄然滚落。

        无论你有多么的对这个世界不满,或者抱怨生活,但当你真正的失去后,会特别惋惜曾经所拥有过的一切。

        因为与你发生过交集每一个人的背后,都藏着一段旧时光。

        末世求生的路上,孤独常伴,怀念,或许才能带来……些许温暖。

        女孩无声抽泣,紧咬嘴唇,身体在跟着颤抖。

        直到敲车门的声音把她惊醒,她才跟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跳起来。

        外面,王徒脸贴着车玻璃,低声道:“是我。”

        女孩连忙去扳门锁,王徒打开后,没有上来,也没有说别的,只是伸手在驾驶室后面摸索一会,提出一只沉重的长方形铁盒子。

        夜风吹过来,冷得刺骨,女孩哆嗦一下,看着他黑色的身影在黑色的夜里游动。

        没有灯,连根蜡烛都没有,天上,也没有星星。

        “咯吱。”

        金属碰撞的声音,他走到前面,似乎是掀起了车的前引擎盖。

        噼里啪啦的响,他不知道在干什么,忙了有一会,人走远不见了。

        又一会,人回来了,继续噼里啪啦。

        女孩还隐隐约约听到两句话。

        “过分,居然连空滤也得拆……”

        “幸好是履带,不用做四轮定位。”

        他在修车吗?女孩看着,想着。

        “砰!”——好大的声音。

        是前引擎盖被合上了。

        下一刻,风带来最后两句话。

        “卧槽,反光镜震掉了……”

        “破车!”

        ……

        黑灯瞎火的,满手都是机油,终于听到“基地”说:“恭喜指挥官,每日对武装采矿车进行保养的任务已完成,获得功勋点100。”

        把工具箱放回原位,王徒扶着门,看了女孩一眼,问道:“你之前拿的,是医药箱吗?”

        “恩。”弱弱的一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